购展荣

苏克萨哈的侄女嫁给鳌拜的侄子,二人是姻亲,每当话说到紧要处,苏克萨哈就称一声“兄”。 【购展】

遏必隆点点头:“也是,真该查清楚,有前科一起算账:' 苏克萨哈忽然笑着对遏必隆挤挤眼:“遏大巨,我送一个稚号给你-一‘遏也是’如何?”说罢哈哈地笑起来。遏必隆毫无温色.随和地一起笑了。 【荣】

拍庸赐【购展】

【购展】

其实不“下海”也能当“老板”,因为“老板”这个词也发生了变化。过去,叫“老板”的是两种人:一种是私营业主,另一种是戏班子里的“腕儿”,他们往往也是班主。新中国成立以后,工厂商店什么的不再私有,艺人们也不用再跑江湖,没什么人是“老板”,大家都是“同志”。吃得开的也不是“老板”,而是“师傅”。“老板”这个词,也就从此销声匿迹。然而语言是随着社会生活的变化而变化的。“死去”的也可以再“活来”。现在,不但私营业主是“老板”,就连单位领导和研究生导师,也叫“老板”。“师傅”和“同志”,则差不多变成了明日黄花。至少在东南沿海地区,已经很少有人使用了。【购展】

【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