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盛懋

“对!就是那个比南蛮子还蛮的洋鬼!去年他做七十大寿,在京的汉大臣全都跑去奉承讨好,尊他什么‘圣人夕,真见鬼!最卖劲的又是这三个}… … ”鳌拜熏黑的双颧泛出一片恼怒的红潮,牙齿“格格”响。大约意识到不合宰辅良相的应有风范,他到底敛回高扬的浓眉,换了一种较比平稳的声调:“汤若望终究是老太后的义父,咱们不好就动他,可那三个跟咱憋着劲的家伙,还不该训戒?阿琐木丁赫仑!' , 两个当值的笔帖式连忙进屋,躬身听命。 【拍盛】

【懋】

拍希复【拍盛】

“放屁!' ,玄烨大怒,瞪着眼珠子,戳手指定太医跺脚大骂:“你是干什么吃的,…… ,白拿朝廷傣禄吗了饭桶!立马给我开方子!要是治不好月妹妹,我要你们这帮饭桶太医的脑袋! ' 完全是乳声童音的小儿斥骂,却吓得太医’‘砰砰”叩头、浑身哆嗦,汗水顺着面颊往下淌。玄烨抓起几_! 屯的纸笔远远往太医头上一扔,吼着: 【拍盛】

长生不老的词头是“阿”。用“阿”做词头,汉代就开始了。有用在疑问代词前的,如“阿谁”;有用在人称代词前的,如“阿你”;有用在小名甚至名字前的,如“阿瞒”(曹操)、“阿斗”(刘禅)、“阿恭”(庾会)、“阿连”(谢惠连);还有用在称谓前的,如阿翁、阿婆、阿爷、阿戎(戎指从弟)。阿谁、阿你,现在没人说了,其他用法则都保留了下来,而且主要流行于南方地区。北京话里已经没了“阿”这个词头。北京也有“阿哥”,但那是指皇子(如雍正就是康熙皇帝的四阿哥),而且“阿”也不念阴平,念去声。“阿”在北方其他方言也多半只用于称谓,如“阿大”(父亲)。南方(尤其是闽、粤、吴方言区)则各种用法都有。阿哥阿妹、阿公阿婆不用说,阿张阿黄(加在姓氏前)和阿明阿华(加在名字前)也很普遍。粤语还用于排行,如“阿三”(别的地方则叫“老三”)。吴语则连骂人的话也说“阿”,如阿木林、阿吾卵。最通常的,当然还是用于人名,如“阿q”。【拍盛】

…… .这些话,可别再跟人讲了,传出去· · 一” 【懋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