购晖嘉

鳌拜浓眉一耸,鹰眼倏开, 【购晖】

“带回去,细审! ' 【嘉】

拍峻孟【购晖】

“传魏裔介、龚鼎孽立刻来见}' 【购晖】

然而换了地方和没换地方总归不一样。虽云“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”,但杭州毕竟不是汴州。逃到杭州的汴州人慢慢开始说吴语,同时原来的杭州人也慢慢开始说官话,因此现在的杭州话便有一种半吴语半官话的特征,和其他吴语区颇不一样。客家来到远离故土的南方,语言一点都不变,似乎也不可能。【购晖】

【嘉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