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涵舟

大人面不改色,日不喘息,大手一挥,制止管事絮叨,对他正眼也不瞧,只管松了袖口.弹弹身上的泥点子,听任随从为他披上风雪大髦.便要返身上马: 【拍涵】

“哦,是鳌拜大臣!' 【舟】

拍展远【拍涵】

遏必隆面露优色:“也是,老这么暗示借喻的,还真摸不清太皇太后的心意呢!' 【拍涵】

【拍涵】

冰月目光略转,看到玄烨,殷红的小嘴伤心地撇了撇:“三哥哥· · 一小红马荷包没绣好,我得走了· · 一你别生气啊!' 玄烨捏着冰月滚烫的小手,眼泪“哗”地落f 来。21 【舟】